使用指南 问题解答
咨询电话:018868401567

向天价片酬宣战? 专家呼吁:不要变成群众性批判

来源I1905电影网

近日,饱受诟病的“天价片酬”再次成为大众关注国内影视行业的舆论焦点。

8月11日,三大视频网站(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和六大影视公司(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发表联合声明,集体遏制演员的“天价片酬”现象。声明称,即日起将严格执行有关部门的限额制度: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同时明确了演员的最高片酬限额: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元人民币,总片酬(含税)最高不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8月12日,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出倡议,要抵制天价片酬,合理规划成本,严控片酬比例。随即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发表了《团结一致,自律自强,维护影视行业健康发展》 的声明,协会支持遏制天价片酬,但不能污名化全行业,因为大多数从业人员薪酬是合理的,他们发出呼吁:行业需要发展,规则需要公平,从业者需要被尊重。

8月13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和资深电影策划人谭飞就“天价片酬”现象和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声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要变成斗地主式的群众运动

尹鸿认为行业发出的宣言是一个积极信号,具有影响力的平台和一些重要的影视公司,至少愿意来表达他们应该承担的一些责任和义务,他也十分认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声明,“如导演协会所言,我们要防止对影视行业的关于一些出现的一些不良现象的批评,演化成一场群众性的批判运动。”他呼吁大家要相信行业在市场的推动之下会有一定的自我调整调节的能力,不希望这个事件最后只演变为一个运动式的治理。

谭飞则提醒,直指演员片酬会让人想到当年的斗地主和打土豪,“其实演员也有他们的弱势,中国现在影视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不是某个行业出了问题......我也不希望这个事成为大家在斗地主,或者抓替罪羊,成为一个群众运动”。

尹鸿进一步说明,希望这次的限价行为一方面能推动推动行业内各个方面充分认识到关于合理的产业链环节,另一方面是政府能更多的增加市场监督,把假收视、假产品等问题管理好,做好有法可依。

“唯流量论”是问题主因

“我记得有一个香港监制跟我说中国的流量明星昨天片酬可以300万,明天就可以是9000万,不知道涨价的原因和说服力在哪里。”谭飞还介绍,在韩国,演员片酬如果占到百分之七、百分之八已经是很吓人的,会引起很大的反弹和批评,而日剧一线明星大概是二十万一集。不过中国影视行业有特殊性,无法完全做对比量化,这些数据仅供参考。

他认为导致乱象问题的关键最有可能是播出平台,“像视频播出平台,网络播出平台有时候有点儿过于只看流量,就会导致很多问题。所谓流量明星拿着超高的片酬,但实际上它所带来的收益跟他片酬远不能成正比”。同时,他也补充说明,对于流量明星,客观上反映了观众的素质。“他们本身的素质只能到这个程度,他们愿意做他的衣食父母,这确实是一个客观存在。但是随着观众素质的提高,这样的现象会越来越少。”

除此之外,他也提出像是“好奇”(煤老板)跟“好色”(捧女演员)的资本进入影视行业,也导致了演员片酬体系变得很奇怪。

 合理片酬应该控制在多少?

在尹鸿看来,此次行业对“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人民币”的规定很难判断合不合理,他认为从制片比例上看要更好判断。据他介绍,大部分国家的演员片酬在整个制片比例当中都应该控制在百分之五十以下才是正常的,当然也不完全,“在西方国家其实也有个别的,一个明星的电影,他也可能达到百分之六十的片酬,或者说他自己就是投资者,有股权。”无论如何,他表示片酬问题最终一定要通过市场来调节。

谭飞则提出,片酬占比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是比较合理的,但限制片酬不意味着这些钱都转到其他制作成本上,还有很多灰色地带,尹鸿也同意不光是片酬,还有谁交税的问题,一些代扣代收税,也会带来很多负面问题。

最后,电影专家呼吁媒体要肩负起引导观众的重任,要注重引导大家的审美能力。“我们看到现在很多自媒体的涌现,确实客观上提升了观众的审美能力,包括有一些对演员、对演技的分析,这些现象在去年下半年和今年是很明显的”,谭飞还特别提到《表演者言》、《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等节目,在社会上发出了提高演技的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