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指南 问题解答
咨询电话:018868401567

剪辑影视作品发到抖音快手?小心涉嫌侵权

来源I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在短视频平台上,常常能看到大量直接剪辑或者经过编辑加工的影视作品片段、集锦,而这些短视频常常是没有经过权利人许可就被上传到平台上的。那么,这些短视频是否涉嫌侵权呢?从最近的法院判例中可以得到启示。

近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搜狐视频(以下简称原告)诉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侵害著作权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认定原告胜诉,被告构成帮助侵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享有《屌丝男士》第一季至第四季网剧作品的著作权。被告在其经营的网站“今日头条”及移动客户端中,向公众提供《屌丝男士》短视频的在线点播服务。被告明知或应知网络服务对象利用其平台传播侵权短视频,却怠于采取必要措施、放任侵权行为发生,存在主观过错,侵害了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法院认为,被告的侵权行为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点:首先,原告针对被告网站平台存在侵权视频的情况,曾先后多次发函通知下线,相关通知定位清晰,但是侵权视频密集,且在被告每次删除后,侵权视频仍反复出现、屡删不绝。其次,被告所主张的“结合算法、个性推荐”的做法也可证明其对涉案视频已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审查,应知晓用户上传涉案视频存在侵权行为。再次,从技术能力角度而言,被告已开发版权保护平台,可识别相应视频与版权库“原片”是否高度相似,即被告有能力预防侵权,但其并未采取排查、删除侵权视频的合理措施。最后,被告作为专业、大型的短视频运营网站,在影视作品权利人一次次发送侵权链接通知后依然无法真正消除侵权视频反复出现的问题,在侵权情形如此明显的情况下,应负有较高程度的注意义务。因此,法院判定被告实施了帮助侵权行为,侵害了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短视频因具有时长短、制作周期短、传播速度快的特点,更能适应当今互联网时代碎片化表达与碎片时间观看的需求,从而赢得了市场的广泛青睐。短视频因此也被赋予了全新的生命,往往能为短视频运营网站平台带来较大的经济收益。然而,对于影视作品权利人来说,短视频平台上未经许可而大量存在的、反复出现的直接切割的影视作品片段或者经二次加工的片段与集锦,则成为了影视剧作品权利人的维权难点及困境,也极大损害了影视作品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长久以来,短视频平台一直以其作为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不承担事先审查义务为由而享受“避风港”原则的保护。然而,上述案件一审判决的作出,则对短视频平台敲响了警钟,明确表明其在某些情况下应承担与其获益相当的注意义务。这对于进一步规范短视频平台的管理、运营,以及加强对影视作品权利人合法权益的保护都将具有积极的促进意义。

 

短视频版权问题凸显

视频虽短版权保护不可短视

 作者:金鑫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与软件技术的快速发展,近几年,我国短视频行业的发展呈现井喷之势,但作为新兴行业,短视频在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同时也面临着被侵权的风险。近日,上海市版权局和华东政法大学联合举办短视频版权与竞争问题研讨会,来自产业界、司法界和理论界的相关人士进行了深入探讨。

 

短视频版权问题凸显

腾讯研究院秘书长张钦坤介绍,2017年我国网络版权产业市场规模达6364.5亿元,且新业态形式不断涌现。其中,短视频成为行业黑马,异军突起,在很短的时间内用户规模突破4.1亿,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开始显现。

“内容从哪里来?现在很多内容来自社会化媒体的贡献,包括各种各样的‘号’,比如企业号、头条号等社会化媒体,每天会贡献大量内容。这里有一个问题是,在社会化媒体中,搭便车的情况特别多。”张钦坤说,这些内容供给者的版权保护问题值得关注。

爱奇艺诉讼维权总监胡荟集对此也深感无力。他表示,在平台输入一个关键词,随便一搜就会出现大量未经授权的与这个内容相关的碎片化短视频。“比如,现在热播的《扶摇》,只要搜‘扶摇’,就有一堆相关的短视频,让人根本不用再去相关平台看付费的内容,这会让正经购买版权的人根本无法获得相应的合法收入。”

此外,短视频维权成本太高。遇到侵权情况后,可以使用的手段非常少,虽然可以向平台投诉,但基本只能在平台内部处理;同时,整个举报流程非常长,成本很高,这些都是短视频内容提供者或机构遇到的普遍问题。“短视频如果走传统的维权道路会非常不划算,很可能一个案子判决赔偿1万元,主张维权的费用却需要10万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李琛说。

 

版权问题中的“迷思”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丛立先认为,针对短视频的版权保护,首先要辨别清楚要保护的短视频是否能构成作品,因为《著作权法》保护的一定是作品,短视频只有构成作品,即具有独创性和可复制性,才能成为版权保护的对象。

针对目前有很多短视频是借鉴了别人的创意后再进行创作的现象,丛立先表示:“如果仅是借鉴别人的思想再创作,这是属于合理使用的借鉴再创作,著作权应该归作者所有。但是如果是拿别人的短视频演绎成新的作品,则必须获得原作者授权,只有征得原作者许可才能进行演绎,这与传统《著作权法》规定相同。另外,如果想把别人的短视频汇编成一个新的短视频,同样要征得原作者许可才能进行汇编。”

李琛认为,人们的偏好已经发生变化,现在是“短”更受欢迎。而短视频产业的兴起,使“短”里面包含的利益空间更大,这就会对曾经作为判定合理使用的考量因素产生影响。“我个人认为,至少还要综合考量一些因素。比如,短视频制作的目的,很多制作都是为了吸引流量、广告、打赏,并不是出于单纯的自娱自乐的目的,还应该考虑整体的利用量、他人作品在短视频中的比例等因素。此外,短视频传播的独立许可市场也应该受到关注。”

 

短视频版权有哪些保护对策

短视频时长虽短,但版权保护不可短视。与会专家表示,目前产业界、司法界已经开始探索短视频版权的保护之道。

在李琛看来,对短视频的保护不能仅仅依靠法律途径,需要将市场、技术、法律等手段综合运用起来。李琛说:“我发现现在已经有短视频的交易平台了,比如说阿里鲸观、微博云剪、MF+即视链,都是正面的,提供了一个合法买卖的渠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思路。”

此外,李琛认为,短视频发布平台首先应当对短视频内容进行形式审核,尽到基本的注意义务。李琛说,因为短视频的制作者大部分是个人,他建议平台编制一份用户上传指南,把可能涉及的版权问题都列出来,用户在上传视频前通过弹出的这份上传指南,可以先进行自查,这也可以成为平台履行合理注意义务的检验指标。

丛立先则认为,现行规定先授权后使用的规则,虽然是世界通行的规则,但在网络的发展背景下会产生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要面对普遍性违法、普遍性侵权这样无奈的现实。

“很多权利人都懒得去维权,例如一个短小的评论被各个平台转来转去,如果为了几十块钱去索赔,会耗时耗力,权利人都嫌麻烦。”丛立先提出了对短视频版权利用规则调整的思考,比如短小作品转载法定许可制度建立与推广的可能性、通过法定许可还是重新设定调整权利人的专有权范围等问题。